追蹤
橄欖出版社- 生命、信仰、希望、愛
關於部落格
基督教書籍出版:
橄欖、聖經資源、華神等出版社...

本站網址已改為:http://blog.yam.com/cclmolive
  • 94353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禱告論初探

 





內容簡介

  這是以聖經和神學作基礎,藉著禱告「搗」出來的書;是作者融合四十多年學習禱告,在經歷許多患難、熬煉和爭戰中所完成的作品。作者在探討如何突破當前教會的禱告瓶頸時,發現應從神學教育的改革開始。但是直到如今,系統神學尚無禱告論,神學院也不開禱告課;若有,也只列為選修而不是必修。
  有鑑於禱告論的確立,對神學教育和基督的教會之不可或缺,因此作者嘗試從保羅的禱告神學作為建構基督教禱告論的切入點。因為使徒保羅是教會史上一位最重要的神學家、宣教士、聖經作者和真實的禱告者。他的禱告神學是理論和實踐兼顧,深度與廣度兼備──是以基督為中心,以萬民為念,以成就神的永恆旨意為目的,又有神對教會最深和最高的啟示,能針砭目前教會在禱告方面的偏差,也能為現今偏重理性和知識的神學教育注入新血與活力,對於落實信徒皆祭司的改教真理和促進神國的降臨也會有貢獻。
  願神使這本呼籲大家要重視禱告的書,能成為人類歷史發展中的一個重要轉捩點。

內文試閱


                    序言


  移居美國十年,靠著神的恩典,這本很多人期待已久的書《禱告論初探》終於完成。本書是根據我的神學碩士論文「從保羅的禱告神學探討福音派的禱告論」改編的。它是融合我信主四十多年學習禱告的心得。記得高中剛畢業時,因遇到一個很大的難處,無人能幫助我。幸好有一位基督徒的老師,雖然他對我的難處也愛莫能助,但他告訴我有一位全能的神──耶穌基督能幫助妳,這位老師就教我禱告並將我帶到主面前。後來我的難處真的很奇妙地解決了,從此以後我就常常禱告、喜愛禱告,結果禱告就成為我生活和生命中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信主之後藉著勤讀聖經和禱告,我確信自己所信的神就如聖經所記載,祂是一位又真又活的神,因為神常奇妙地應允我的祈求,以致我禱告的信心和負擔不斷擴增。有時聖靈感動我為國家社會中的某件事禱告,結果看到很令人驚訝的改變,因而讓我對神的作為動了敬畏之心。這使我對神的主宰權柄有更多的認識──知道祂今天仍然坐在祂的寶座上,統管萬有,鑒察列邦;也讓我深深體會到在禱告中與神同工的重要,並且清楚知道神呼召我服事祂的主要工作是禱告。

  三十多年前,當神開始將為神國度的降臨和萬國萬民歸主的禱告負擔放在我裡面時,我只能「籠統」地為世上各國、各族、各民、各方的人禱告,因為當時我在台灣找不到有關如何具體為世界各國各民代禱的資訊。直到1982 年我到美國探親時才買到一本資料豐富、詳盡,能幫助我更具體為萬國萬民代禱的手冊Operation World。這本書擴展了我的禱告度量和屬靈視野,它讓我看到很多神國度中需要代禱的重要事項,卻被一般教會的禱告會所忽略。因此,1987 年當神引導我在台灣發行和編寫《禱告人雜誌》時,就在雜誌上連續摘譯轉載這本書上所提到的一些代禱內容。(註:此書後來於2003 年譯成中文──《普世宣教手冊》,陳惠文主編,「大使命中心」出版。)

  在發行《禱告人雜誌》八年多的期間有許多值得感恩的事,例如:(1)看見神在眾教會弟兄姐妹中間所動的善工:從幾千封讀者來信的反應中,知道神藉著這份小小的刊物在許多基督徒裡面點燃了禱告的火、愛火和信心的火,也擴大了他們的屬靈眼光和禱告胸襟;(2)學到服事神的重要法則:就是神的工作若照著神所指示的方式去做,神必會負責供應一切的需要。雖然這份雜誌是以免費贈閱的方式發行,但是我和先生效法以前在英國辦孤兒院的喬治慕勒,堅持不向讀者提奉獻的事或向外界透露我們的需要,單單藉著禱告在信心中仰望神的供給,為要見證我們所服事的是一位聽禱告的神。那時我不擔心是否能收到足夠的奉獻來支付雜誌的開銷,我所關心的是這份雜誌是否對人有真實的幫助?它值不值得人家為它奉獻?它是不是神要我所做的服事?我有沒有照著神所指示的方式做?事實上,神一直很信實地供應我們一切的需要,最後甚至還為我們預備了一個很溫馨、很理想的免費辦公室和住處,讓我們在那裡住了將近七年,直到移民美國時才離開;(3)經歷到要倚靠神的靈方能成事:當初發行《禱告人雜誌》時,很多人都不看好,因為我們的人力和財力都非常薄弱,我在教會界又是默默無聞的小女子,沒有任何的頭銜或神學學位,所發行的雜誌有誰會看?甚至有人擔心它發行不久就會停刊。但沒想到我單單憑著信心和禱告,在神的引導和聖靈的膏抹下,它創刊不到一年就被列為全國的優良圖書雜誌之一。因為1988 年台灣省政府(當時尚未廢省)為落實地方文化建設和提昇國民精神的品質,就聘請學者專家遴選各類的優良圖書雜誌推薦給民眾,並且在台灣各縣市的文化中心或圖書館巡迴展出。當時台灣五大宗教的雜誌入選的共有廿三種,《禱告人雜誌》是其中之一。這對我是一個很大的鼓勵,也堅固了我要更加專心倚靠神的心,因「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亞4:6)結果雜誌的發行量從起初的四千份,後來增加到兩萬四千份;寄發的地區從台灣擴大到海外卅八個國家的華人教會;寄發的對象先是基督徒,後來也兼顧到非基督徒的需要──不只寄給教會機構,也寄給台灣各鄉鎮和機關學校的圖書館。

  不過,在發行雜誌的期間我也發現有一些值得省思,或是應該去探討的禱告問題,例如:(1)禱告需要聖靈的引導和指教:因為有一段時間,我收到讀者或教會弟兄姐妹請求代禱的事情多到一個地步,我就是一天廿四小時都不睡覺也禱告不完,這迫使我不得不求神給我智慧指教我如何禱告──我需要分辨哪些事是神要我禱告的,哪些事是人希望我禱告的;或哪些事是我應該代求的,哪些是當事人自己應該好好禱告的;或什麼是最重要的,什麼是次要的──需要知道禱告的優先次序等。(2)禱告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治標不治本:無論為個人、國家、社會或教會的問題禱告,有時需要去探討那些問題發生的原因,知道根本解決之道以及神在這些事上的心意,否則即使禱告之後問題暫時解決,類似的問題以後還會再冒出來,就永遠禱告不完或讓人疲於應付。(3)需要知道什麼是禱告的最終目的:例如,我們希望禱告蒙神垂聽的目的,只是為成全人的願望或滿足人的需要嗎?還是成就神的旨意和榮耀神?禱告的結果有沒有讓我們更親近神、愛神、與神更加合一、更多被模成神兒子的模樣?因我們禱告的焦點若沒有以神為中心,即使有很多的禱告得到神的應允,也不能成就神永恆的旨意。(4)要如何使每位基督徒都成為禱告的人:就是讓所有的信徒都成為神君尊的祭司,因為這世界、國家、社會、教會的破口很多,光靠少數的人禱告是無法完全堵住的。還有,個人生命中的破口,也不可能完全倚靠別人替你禱告,必須自己去禱告、去面對。由於看到教會中有不少信主多年的基督徒,平常沒有被訓練成為禱告的人,自己也不操練禱告或懶得禱告,遇到問題自己不會禱告就得靠牧師、輔導或其他信徒為他們禱告,以致教會的禱告會經常花在處理信徒所遇到的問題或麻煩,結果就沒有太多的時間去為更重要的事禱告(例如為神國度的擴展和從事屬靈爭戰的禱告──捆綁那惡者的作為,搗毀牠的巢穴,攻破其堅固的營壘等)。(5)要如何整合眾教會的禱告力量:讓大家在禱告上奠定在聖經教導的根基上,對禱告的終極目的和大方向有一致的共識。在屬靈爭戰的禱告上能同心合一,打一場教會總動員的整體戰,不再老是單打獨鬥或只打游擊戰。各教會、各宗派和福音機構不再有「本位主義」,能夠彼此互相代求,共同興旺福音,為神的名能被尊為聖,為神的國能降臨和神的旨意能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以及建立基督的身體,使眾人在真道上同歸於一,認識神的兒子,得以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等同心禱告,齊心努力。

  因此,為了深入探討和思考以上所提到的禱告問題,我必須花時間在神面前省思和尋求;加上多年獨自編寫雜誌和為許多的人和事代禱,開始覺得疲累需要多等候神才能重新得力;也需要更深往下扎根,才能向上結果。所以1997 年《禱告人雜誌》停刊之後,神開始引導我到三所不同的神學院進修,漸漸地我發現要解決教會禱告果效不彰的根本方法之一,是要從神學教育的改革開始,因為神學院是培植教會領袖的搖籃,神學院若沒有訓練神學生成為強而有力的禱告人,將來怎能成全或影響每位信徒都成為神的祭司?怎能讓神的殿都成為萬民禱告的殿?

  我在神學院進修前後將近十年,在最近五年讀神學碩士期間所寫的論文,現在改寫成《禱告論初探》,它比原來的論文,增加約二分之一的篇幅和內容。寫這本書的過程比參加馬拉松賽跑更不容易,它需要毅力、耐力、體力、智力和靈力,又有很多的曲折、攔阻、誤會、挫折和撒但的攻擊。例如,看到「禱告」在學術圈中好像棄兒一樣不受重視,甚至嚴重地被低估──認為禱告是很簡單、很容易的事,沒有什麼值得研究;也不必花時間或付代價在禱告上學習進深,讓我氣餒到一個地步真想退學不讀;因為我心中的禱告火花,不但沒有被挑旺起來,反而快被冷水澆滅了。所以,有一天我拿著自己想要研究的論文題目和大綱(有關禱告實驗的題目)去找一位老師之前,我向神這樣禱告:「如果老師認為我所擬定的禱告題目有研究的價值,願意指導我,我就讀下去,否則就退學!」

  還好,那位老師(陳愛光牧師)肯定我所擬定的題目有研究的價值,雖然我的論文題目後來有更改,但我很感謝陳老師當時的接納和收留,不然這本書可能就會胎死腹中。還有,當我剛通過資格考試準備開始寫論文時,身體就出現一些狀況不得不休息半年。

  當我寫到關於屬靈爭戰的那一部分時,我遭受到那惡者的猛烈攻擊,生了一場嚇人的怪病,論文的撰寫又一度中斷,但感謝神!經過類似約伯那樣的試煉後,神就奇妙地醫治我。可是不久,那惡者又興風作浪,想要攔阻這本書的完成;特別是在本書要出版之前,當我準備做最後的修改和校對時,撒但的攻擊就像洪水般排山倒海而來,我的健康出現很嚴重的警訊,修訂的工作因而中斷幾個月。後來因著眾聖徒的迫切禱告,神賜我恩典力量,最後終於順利完稿,沒有讓仇敵的詭計得逞。

  這本書能夠完成,首先要感謝神的大恩典、大憐憫和祂奇妙的引導。其次要感謝本人在學習神學的過程中對我有較深遠影響的幾位老師,如華神的前院長林道亮牧師和賴建國老師、台神的林鴻信老師和王陽明老師、前台福的張玉明老師、正道的劉富理院長、陳愛光老師、蘇炳甘老師、黃鴻興老師,和台北雙連長老教會英文查經班的老師巴天恩(Peter J. Barban);同時也感謝其他許多教過我,但無法在此一一提名的老師們。還有,我要感謝每一位在我寫論文期間曾經幫助我、為我打氣和為我禱告的人,例如:美國正道神學院的教職員、同學和他們的眷屬、校友,許多教會的牧師和傳道、主內的弟兄姊妹、圖書館員、醫護人員、好友,審核本書的老師幫忙校稿和編印本書的同工長年支持、關心又照顧我的家人和先生等等。

  除此之外,我要感謝以前許多曾經來信鼓勵我,對我有期許的《禱告人雜誌》讀者,看到他們願意付代價認真禱告,成為國家、教會和這世代的守望者,去堵住破口的心志和傳福音的熱誠,讓我很受感動,因而激勵我下決心要寫一本能夠幫助神的兒女在禱告的事上學習進深──有扎實的聖經根基和穩固的神學基礎的書。

  最後,我要感謝本書所引用的數百本書籍和期刊的作者、譯者、撰寫專文的學者和發表建言的神僕,藉著他們以前的耕耘和深思的結晶,使我能採用他們的研究成果、先見之明或智慧的話語,充實了本書的內容。願神的恩惠和平安與上面提到的每一個人同在!因為您們是在主裡與我同工,也是與神同工的。




                 使教會有更合神心意的禱告

 A. 目前教會的禱告狀況
  雷歐納的書《復興為何遲延?》中,有一段引人深思的話:
禱告生活是每個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一環。未竭力禱告的牧師可謂糟蹋生命,而未建立禱告生活的人們,則是偏行己路。講壇是可以展現自己的才華之處,但禱告密室卻不容許有任何自我炫耀的色彩。今日的教會是何等貧窮!她在禱告這一環上,更是殘敗不堪。一旦在禱告上敗陣,各樣聖工都注定要失敗。我們擁有許多組織者,卻少見為神的事工掙扎奮鬥者;玩樂、付錢者眾,禱告勇士卻少;唱作俱佳者多,固守神的使命者少;牧師隨處可見,與神較力者卻少;恐懼遍佈,淚水罕見;時尚之風盛,火熱之心衰;攔阻之人多,代禱者少;著者多,戰士卻少;棋失一著,全盤皆失。
  1. 沒有照神的旨意禱告:例如,(1)以自我為中心的禱告,沒有以神為中心,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2)多半是亡羊補牢的禱告,缺少因有先見之明或因聖靈的啟示而有預防性的禱告;(3)偏重事工和物質需要的祈求,忽略靈命成長的禱告;常為身體的健康禱告,少為屬靈官能的健全祈求(約參2;啟3:17;賽6:10;結12:2)。(4)治標不治本的禱告──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只顧眼前,缺乏前瞻性和策略性的禱告──如常為人的得救禱告,卻沒有求神挪去影響或攔阻群體歸主的障礙──如傳播媒體對人心靈的污染,學術界所散布的錯誤思想,一切以經濟掛帥的時代潮流,和敵基督團體的詭計。 (5)屬靈爭戰的禱告,常處於被動或消極的抵抗,缺少主動出擊的禱告。以上從我在寫論文期間收集一百多間美國的教會和亞洲地區華人教會的禱告單,將其綜合歸納後得到證實。
  2. 禱告不深入、不專心、不專精:多半是業餘式或是蜻蜓點水式的禱告;缺少「大的禱告、厲害的禱告、剛強的禱告」,或是會讓惡人心驚膽戰的禱告。大多是以教會為中心的禱告,缺少神國度觀的禱告;禱告的目的大多以得到我們想要,而不是神所要的(如與神建立美好的關係,遵守神的命令等)。向神說很多話,卻很少聆聽神說話;祈求太多,感謝和讚美太少等等。總之,雷歐納認為「神的資源中,未被發掘的最大部分,便是禱告。……當站立在審判台前時,最令信徒難堪的便是禱告的淺薄。」
  3. 很少有人願意付代價禱告:就是太少人在禱告上下工夫。費舍爾(Fred L. Fisher)說得對:「所有的人都禱告,但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禱告得合宜。」因為「禱告對於一個生活安逸的人來說不是一條容易走的路」。就如許多運動員的座右銘:「No pain, no gain ──不吃苦,就不會有收穫」一樣,哈列斯比說:「代禱既是這樣一種精深的技術,那麼,顯然需要一個長期的嚴格訓練,……我所遇見的最忠心的代禱者,都是經過許多試煉和大苦難才學會了代禱的神聖技術的。」像摩西兩次禁食四十晝夜為犯罪的以色列百姓代求(申9:18-19,10:10),但以理冒著生命的危險,不顧一切的禱告生活(但6:6-10)和在困苦患難中寫出很多禱告詩和學會禱告的大衛王。此外,與神相交的禱告,需要花時間等候神、親近神和傾聽神說話;可惜在繁忙的工商業社會中,很少人願意花功夫學習這樣的禱告。

 B. 信徒禱告軟弱的原因
  1. 缺少教導和榜樣:信徒在禱告上沒有受到好的教導或看不到禱告的好榜樣,可能是基督徒不禱告的主因。由於不明白神做事的法則──因為神的意念非同人的意念;神的道路非同人的道路(賽55:8)。信徒在學習禱告的過程中會遇到許多困惑和挫折,例如:

  他祈求力量,讓他能有成就;
神卻使他軟弱,使他能夠順服。
  他祈求健康,讓他能做更大的事;
神卻使他虛弱,使他能做更好的事。
  他祈求富裕,讓他能快樂;
神卻使他貧窮,使他能有智慧。
  他祈求能力,讓他能得到人的稱讚;
神卻使他柔弱,使他覺得需要神。
  他祈求一切,讓他能享受生命;
神卻賜給他生命能享受一切。
  他所祈求的都未得著;
 但卻都得著所盼望的一切。
就是他的禱告得到答案了。


  2. 禱告不受重視:傳道人不重視禱告,因為神學院不教導禱告──顯然他們認為禱告不是重要的服事,結果無可避免地信徒們也領受同樣的信息──禱告不重要。傳道人在禱告上軟弱沒有好榜樣,信徒不會禱告──不知道如何盡神君尊祭司的職任就成為必然的結果。其實,禱告很重要,人人都需要學禱告,正如慕安德烈所說:禱告是每一個人都極需要去學習的。雖然禱告好像很容易──連小孩子都會;但事實上,禱告是一項最神聖和最深奧的事工。
  3. 對禱告失去信心:克倫普(Crump)指出當許多禱告沒有得到明確的回應時,人們通常會有下列的反應:「(1)質問神是否真正關心他們?(2)全然地懷疑禱告的價值;(3)沉默地責怪自己因缺少信心或耐心,就像不忠心的失敗者;(4)以上三樣交織在一起形成屬靈的軟弱。」;或是懷疑神的能力和聖經應許的可靠性。此外,也有人因為禱告不慎重,而後悔禱告,例如,耶弗他向神禱告許願之後的懊惱──必須將女兒獻為燔祭(士11:29-40);或如以色列人在曠野時「他們心中試探神,隨自己所欲的求食物。」(詩78:18),結果神「將他們所求的賜給他們,卻使他們的心靈軟弱。」(詩106:15),難怪傳道書勸戒人「在神面前不可冒失開口,也不可心急發言。」(傳5:1-2)。
(摘自本書第四章)


作者簡介

林秋娥
  畢業於淡江文理學院中國文學系,台灣神學院信徒神學系;獲美國正道神學院基督教研究碩士和神學碩士。曾任中學教師、報社編輯和通訊記 者、教會兒童主日學老師、教會家庭小組輔導,《禱告人雜誌》發行人兼主編,美國Pasadena City College 基督徒禱告社團創始人和主席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