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橄欖出版社- 生命、信仰、希望、愛
關於部落格
基督教書籍出版:
橄欖、聖經資源、華神等出版社...

本站網址已改為:http://blog.yam.com/cclmolive
  • 94353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古代以色列的敬拜要點指南

 作者
布魯格曼(Walter Brueggemann)是美國喬治亞州哥倫比亞神學院(Columbia Theological Seminary)的舊約榮譽教授。著作中的中文譯作包括《聖經不陌生――與真理深入對話》(學生福音團契)、《先知式的想像》(台灣基督教文藝)、《讀舊約學禱告》(天道)、《布氏舊約導論――正典與基督教的想像》(天道)。

內容特色
舊約所記載的古代以色列藉敬拜與上帝互動,維護與更新他們與上帝之間的盟約。他們在敬拜中採取示意行動(gesture),諸如節期的慶祝與獻祭,來表明與上帝的關係。他們也
採用上帝的言語(utterance),諸如傳達上帝的誡命(講道)、指引與確據的聖言,來表達上帝的心意,並且採用人的語言,譬如獻上讚美、發出哀哭、表達憤怒,來述說他們對上帝的尊崇與祈求。示意行動與言語在感謝的行動上結合。另外,以色列的敬拜,與上帝的互動是模糊性的,在順服與自由間、在聖潔與公義間、等等求取平衡。
本書建立在聖經基礎上,列出舊約主要經文作為討論的根據;並且參考舊約著名學者的意見,附註中所列出的書籍可作為延伸閱讀之用。書中加上大小標及重點字,以幫助讀者掌握本書重點。適合牧長、神學院師生、一般信徒進深閱讀。

推薦序

敬拜絕非制式、蒼白的獨語。本書展示了以色列敬拜中所具有的深厚動能藉節慶和獻祭等不同的敬拜方式以色列不斷地與上帝進行對話和交流在敬拜的過程中上帝藉言語告誡引導並安慰以色列民以色列民則藉言不斷地複述上帝的作為稱頌祂的大能和恩典但也不忘在行經黑暗深淵時坦然無懼地向祂傾訴內心的苦楚敬拜深刻地見證了以色列與上帝間的深厚情誼也見證了上帝對以色列無盡的恩典。       今日的基督教會理當學習並參與在以色列的敬拜中,與上帝建立深刻的聯結。
聖光神學院新約助理教授 謝樂知


目錄
      與上帝建立深刻聯結/謝樂知
1章 對話模式中的正統永恆主信仰
2章 敬拜的示意行動與獻祭
3章 敬拜中永恆主的言語
4章 敬拜中的以色列言語
5章 敬拜:「遊戲」中的以色列
附註

導讀

第三章 敬拜中永恆主的言語[25]
 
言語(聖道)顯明示意行動(聖禮)的獨特性,深化與上帝的關係
前一章論及敬拜的示意行動,這些示意行動大多源自以色列所處的文化環境。大體而言,節期與獻祭的行動本身,缺乏以色列和永恆主信仰的特徵,只反映了信仰文化的普遍性。然而,這些示意行動絕不會單獨出現;它們總是與解釋示意行動的言語一起出現,同時這些言語揭明示意行動的個別性與獨特性,以色列藉這些示意表達她的信仰。因此,言語總是與示意行動聯合、聖道總是與聖禮聯合,言語使普遍性變為獨特,適合表達以色列的盟約信仰。 
以色列的敬拜可以理解為一種盟約性的交談,最佳的描述是輪唱式的對話。永恆主藉祭司建立盟約;以色列則是藉語言建立盟約。語言的目的就是要深化彼此間的關係,雙方關係在述說的儀式中得以長存。在接下來的兩章中,我們要分別考慮永恆主的言語與以色列的言語,兩者共同構成了聖道,用以轉化聖禮行為,使之歸屬於永恆主信仰與盟約。[26]
 
從一開始,永恆主就是以言語顯示自身的上帝。上帝的言語總是以特定的形式、藉特定的人士、呈現在敬拜的固定韻律之中。  但永恆主的言語彰顯祂的心意與目的。我們可以辨識出兩種以色列不斷聽見、接受並且信奉的永恆主言語。敬拜中說話的上帝,是命令、指引以及給予人確據的上帝。
 
永恆主透過誡命宣告其心意
掌權的盟約上帝永恆主透過誡命的言語宣告其心意,這些誡命的言語提出一系列命令,作為盟約的條件,或者作為以色列回應白白賜予的盟約之方式。不論哪種方式,以色列在這個現在已然成為傳統的敬拜中,遇見的上帝就是西乃山的上帝。西乃山的相遇對以色列後來的敬拜聚會來說,是一種典範,以色列在敬拜聚會中,透過盟約的交流與永恆主接觸。西乃山上,永恆主在大能的神顯中臨在,後來的敬拜聚會中也是如此(出十九 16-25 ;見詩五○ 1-3 )。永恆主在山上說話,目的是要藉著十誡,向以色列人說出祂的心意(出廿 1-17 ;申五 6-21 )。永恆主首次在敬拜中對以色列人說出的誡命,是對永恆主的子民以色列的生命,提出了最根本、絕對、不容討價還價的要求。  引進十誡是為了使以色列生命的各層面,都在永恆主的管理之下。
 
以色列在敬拜中要聆聽誡命
根據日後成為主導舊約妥拉主題的申命記傳統,以色列人定期聚集(與我們已經思考過的節期有關),目的是為了再次聆聽永恆主的命令,並遵行這些命令(見申卅一 9-13 )。再者,以色列曾定期聚集,以便建立並更新盟約,普遍認為詩篇八十一篇記錄保存了這些過去的歷史事件(亦見詩五○,九五)。  詩篇八一篇 4-10 節似乎重複了永恆主在西乃山上的發言。[27] 第 6-7 節中,永恆主提醒以色列祂過去完成的拯救行動。永恆主是所有話語的主角,所有關鍵動詞的第一人稱主格都是祂,同樣的情形出現在出埃及記二十章 2 節。隨後而來的是以「聽」(shema’)字為主導的盟約性命令。敬拜中,以色列當以順服的心聆聽永恆主。第 8 節的後半部因以色列人「不聽」而勸誡他們,暗示盟約遭受侵犯。但第 9 節重複了西乃山上的主要命令「不可有別的上帝」,因而重新邀請以色列回到順服的盟約之中。爾後,第 10 節表明說話者是帶領百姓出埃及的上帝,這位上帝將會賜福以色列。顯然 9-10 節不過重述了出埃及記二十章 2-3 節的內容,惟一的差別在於 9-10 節倒置了兩個修辭要素(「我是永恆主──你的上帝……不可有別的上帝」)。這首詩餘下的部分邀請以色列人聆聽(13 節),換言之,要他們回應命令,並藉此再次領受永恆主的美好祝福(14-16 節)。在此相遇中,所有一切都回歸永恆主的命令,這命令要求以色列驅逐其他所有的神祇(9 節),並要求他們回應上帝的聖言。
 
以色列在敬拜中要闡明誡命
敬拜中的以色列頻繁而規律地重申永恆主的命令,以便提醒永恆主命令下的子民,他們所擁有的獨特命定。然而,從妥拉(Torah)傳統可知,敬拜中的以色列聽到的不單是「十大誡命」(the big ten)。摩西五經中延伸出來的妥拉素材即表明,十誡不只被人重述,同時也隨著時間推移獲得解釋、延伸,以及外推。  我們可以合理地推斷:這種詮釋外推首要發生在敬拜之中,在敬拜中永恆主的命令獲得新意。經文中提到利未人,要求他們「要將你的典章教訓雅各,將你的律法教訓以色列」,這表示教導妥拉是祭司的職務之一,這教導的工作很可能是為要解釋拈鬮(土明和烏陵)的結果(申卅三 8-10 )。  祭司階層的教師(特別在利未記中)將聖潔的重要性外推至以色列生活的各個層面。  [28] 在申命記傳統中,我們可以更清楚地看見,透過詮釋,誡命愈來愈詳盡,妥拉也因此不斷被賦予新意。  「這約不是與我們列祖立的,乃是與我們今日在這裡存活之人立的。」(申五 3 )因此,自傳統的起頭,摩西就「講論律法(Torah)」(申一 5 )。後來在這傳統的結尾中,以斯拉以及利未人解釋了同一個妥拉。他們:
 
耶書亞、巴尼、示利比、雅憫、亞谷、沙比太、荷第雅、瑪西雅、基利他、亞撒利雅、約撒拔、哈難、毘萊雅,和利未人使百姓明白律法;百姓都站在自己的地方。他們清清楚楚地念上帝的律法書,講明意思,使百姓明白所念的。(尼八 7-8 )
 
於此基礎上,我們可以想像之後發展出來的以色列敬拜,完全致力於闡明西乃山上的命令。事實上,馮拉德認為,申命記中誡命的素材特色就是「宣講的律法」,也就是說,永恆主的命令以講章的方式呈現。  要說這素材構成了「講章」是有些過頭,但如果把「講章」理解為是在闡明珍貴的經典,以便讓當代的人了解,那麼使用這個術語雖不中亦不遠矣。申命記六至八章以及耶利米書七章、十八章 1-11 節、二十四章 1-10 節,都承載申命記傳統的標誌,內容類似講章。這些經文的特點在於,發出了「非此即彼」的急迫呼聲,猶如西奈山上以及申命記之約的教導。這些講道式演說的目的,是要聚集的百姓在離開聚會時,再次活在永恆主命令所構築的世界之中,也就是置身於永恆主對世界的心意之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